荆州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先锋当好藏族学生的武汉阿爸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2:21:40 编辑:笔名

【先锋】当好藏族学生的“武汉阿爸”

杨昌林和藏族学生在一起

我叫杨昌林,今年75岁,是武汉大学体育部一名退休教师,也是一名有着51年党龄的普通党员。

1965年,我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。为响应党的号召,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,我主动申请到西藏工作。在昌都地区工作了一年多,我又申请到西藏海拔最高、条件最艰苦的阿里地区工作。1969年,我和藏族姑娘次仁德吉结婚,当时我就下定决心: 要扎根西藏,干一辈子! 然而,长时间极度缺氧和高强度地工作,让我的身体出现了不适应状况。1976年,我突发高原性心脏病,不得不离开西藏。1978年,我和爱人一起调到武汉大学。

至今,33年过去了,但我的心依然在西藏,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西藏。我梦里萦绕的,是西藏的山山水水!心里挂念的,是西藏的父老乡亲!

1978年,阿里地区财政局希望我在武汉找一所学校,为他们培养财会人员。我当时很兴奋,心想,自己终于可以继续为西藏做工作了!我很快找到湖北金融学校,在各方面的支持下,这所学校当年就招收了15名西藏学生。多年来,孩子们从雪域高原来到火炉武汉,一时还适应不了武汉的湿热气候,个个身上长满了疙瘩,又疼又痒。我和我爱人听说后,急忙赶到学校,帮孩子们到处寻医问药,最终治好了他们身上的 怪病 。这件事让我们意识到,在武汉上学的藏族孩子远离家乡,远离亲人,我们应该主动承担关心、照顾他们的,给他们家的温暖。于是,我和我爱人共同决定,搭起一个藏族学生的 武汉之家 。

藏族学生初到武汉,人生地不熟,语言听不懂,生活不习惯,我们就经常把他们叫到家里来,一起吃糌粑,喝酥油茶,说说家乡话 孩子们每次来我家,总是亲热地喊我们 阿爸 、 阿妈 ,这让我们心里热乎乎的。我和我爱人总是叮嘱: 孩子,这里就是你们的家,以后记得一定要常来啊。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,藏族新生入学时的 迎新饭 、春节时的 团圆饭 、毕业时的 欢送饭 ,成了我们与孩子们不成文的约定。毕业回藏后,孩子们也还牵挂着武汉这个 家 ,还惦记着武汉的 阿爸 、 阿妈 ,经常给我们写信或者打。

1991年夏天,武汉司法学校的尼玛次仁肺部大出血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。我爱人连续十多天守候在他身边,喂他喝汤,帮他擦洗,鼓励他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;我则负责做有营养的饭菜。其实这些事,我们做起来非常自然,就觉得和照顾自己的亲儿子没什么两样!毕业后,尼玛次仁给我们写信说: 你们不是父母却胜似父母,我一定要干出成绩来,给阿妈、阿爸看! 现在,他已成为西藏日喀则萨嘎县检察院检察长啦。

2005年2月25日,我爱人次仁德吉因病去世。在弥留之际,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: 老伴啊,我走了, 家 不能散。 我当然明白,这个 家 不是我们的小家,而是藏族学生的 武汉之家 ,是汉藏团结的 祖国大家 。出殡那天,300多名藏族孩子自发来到殡仪馆,手捧哈达、眼含泪水,齐唱《青藏高原》,送他们敬爱的 阿妈 最后一程。爱人离开我已有六年了,我想对她说: 德吉啊,请放心,我们的 家 没有散,我们的 家 依然还很红火。

2008年2月,我到湘西看望年迈的姐姐。就在我准备返回武汉时,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雪灾,使得南方地区的交通几乎瘫痪。老姐一再挽留我在她那里过年,但一想到每年春节与孩子们约定的 团圆饭 ,我还是执意要赶回武汉!当时汽车客运站停运了,我就花高价同别人合租了一辆面包车,从结冰打滑的山路一路 颠 到吉首,从吉首一路 站 到怀化,在怀化火车站 冻 了一天一夜后,终于 挤 上了回武汉的火车。回到家中,短暂休息了一下,我又冒着大雪赶往十几公里外的菜场,一口气买了80多斤新鲜鱼肉蔬菜。从年三十到初七,我把80多名留在武汉的藏族孩子分批接到家里过年。

虽然我的家还不到80平方米,但在过去的33年里,有近万人次的藏族孩子到过我的家,我还把家庭三分之一的收入用在了这些孩子们身上。曾经有人问我: 老杨,你这么做,到底图个啥呢? 到底图个啥呢?我想,我这是对党和人民的感恩。我家经济困难,我爱人是奴隶出身,我们却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,没有党和人民的培养,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呀!作为一名老党员,更要努力为党分忧、为国尽责!我还要回报藏族同胞对我的深情厚意,他们将最优秀的女儿嫁给了我,我要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,对待藏族孩子!

我曾在西藏工作13年,这13年的经历让我体会到,西藏的繁荣发展,不仅需要大批专业人才,而且更需要本地人才!因此,我老是琢磨着为西藏的人才培养尽最大努力多做点儿事!

达瓦扎西是武大城市设计学院的学生,各方面表现都相当不错。我经常鼓励他,一定要读研究生!当时他的成绩在学院排第9名,但是全院保研名额仅有5个。我多次找学校教务部反映情况,后来学校特意增加了一个名额,使他顺利读上了研究生。现在,正在读研究生的他,也成了 武汉之家 的好帮手!

青藏铁路通车后,从广州到拉萨的T264次列车经停武汉,但一票难求!恰巧又是期末考试最紧张的关头,孩子们熬了两个通宵就是买不到票。2009年,我同华中科技大学次仁多布杰一起,开证明、写申请,在铁路局、教育厅、援藏办等多个部门之间不停地奔波 现在,孩子们再也不用去排队了,再也不会为买不到票、回不了家而犯愁了!

为了更好地了解藏族学生的学习、生活和思想状况,我要求各学校的藏族学生要选出负责人,在每年国庆节、西藏解放日等重要节日里,组织开展有意义的文体活动。至今,武汉高校藏族学生国庆联欢活动已举办了17届。为纪念 阿妈 ,孩子们自发组织的 德吉杯足球赛 也举行过6届。孩子们在这些活动中,进一步提高了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的能力。

我还特别留意各方面表现都比较好的学生,鼓励他们积极向党组织靠拢。华中农大有3名藏族学生,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我就动员另一名藏族学生党员找他们个别谈心。经过多年的帮助,到毕业时,他们3人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我相信,以后这些优秀学生一定会成为维护民族团结稳定、推动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!

多年来,各级组织给了我很多荣誉。我感到不安,因为我只是做了一个老党员、老建藏、老教师应该做的事情!让我感到欣慰的是:我女儿1991年大学毕业后援藏了7年;我儿子1992年大学毕业后进藏,至今还留在西藏阿里地区工作;近年来,建设西藏20年现已回到武汉,并在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工作的陈琳同志,已经成了我的 爱心接力人 。

我长期在党和人民教育培养下,树立了 根在人民本在党 的坚定信念。虽然身体不争气让我不能实现 扎根西藏干一辈子 的誓言,但回到内地帮助和培养藏族学生让我不再有遗憾。西藏是我一辈子的牵挂,建藏是我一辈子的事业!这是我作为共产党员的使命和职责,更是我的福分!

(本文为作者在全国高校创先争优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的发言。)

(:于海波)

转载本文章请注明出处

0

玄幻
备孕期
体育